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咱们来考查一下古代时间的“旅逛”是什么?

  我们再看德国汉学家梅绩雯先生对中国传统游记发表的观点:中文里现有两个旅行“行”和“游”。“行”是目标明确且在目的地涛任务或使命的行进,而“蒋”则是一种平常的无意图的自我决定的旅行或浸游(常常是远足的含义)。按照“行”和“游”这两个概念,应该区分两种类别的游记,他们至少在传世的游记文学的平期归属在两个分开的领域并遵从不同的前提:如果说“行”的文章,后世称为“行记”,主要(至少在文章表面上)具有文献的特征,趋于详尽并偏爱日记形式的话,那么“游”的文章,后文称为“游记”,则具有较强的表现功能,通常是散体并趋向短文形式(可能是短文系列)。除这两种游记外,还有其他散文形式,他们从题材上可归入游记文学。

  从一个侧面看,这里可提及的是有关国家或地区的报导,他们没有复述行程,而是复述所获得的信息。而在此游某种程度对立的一面是这样一些传记文章,它们也记载了所叙人物的旅行,尽管这并不是其原本的主题。属于猝记文学的还有“送序”一类文章,这起初是为启程旅行者献诗的引言,后在唐朝独立成为一种类别.“题名”和“题名记”这类小形式是自身旅行的直接结果。

  文章认为,不管是旅行还是游览,都可视为游记。没有复述行程,而仅复述旅行所获得的信息,也是游记文学。一部分送序(特别指出在唐朝独立为一种类别)也属于游记。还有一种由于旅行生活产生的“题名记”,也可看做游记。貌似简单的游记,在不同人的眼里,看法居然千差万别,很难得到统一。细细想来,其实最关键的分歧只在一个“游”字内涵和外延的不同理解。为了更准确地认识游记文学的内涵,可以把它置于古代旅游文化的大视野之下来考察。

  旅游文化是伴随着旅游热潮的兴起而日益受到人们重视的一种文化范畴,其基本含义是包含了旅游主体(即旅游者)、旅游客体(即旅游对象,或称旅游景观)以及旅游媒介在旅游过程中的一切有文化价值的观念、行为及其产物。旅游文化包含着行、吃、住、游、购、娱六大要素,与一般文化的内在价值有高度的一致性:其中旅游主体文化、旅游客体文化、旅游媒介文化及其相互关系是其主要内容,旅游活动的整个过程都离不开旅游文化的作用。认识古代的旅游文化,我们先来考察古代的“旅游”。

  对古代“旅游”的多维认识:在许多人眼中,旅游似乎是一种时尚的现代生活,对于古人的旅游生活不免感到怀疑和隔膜。古代当然没有旅行社,旅游活动多数情况下属于个人行为。也许正是当今产业化的商业运作,使我们对旅游活动产生了错觉。